寻找我们不成功的原因—–读唐骏的《我的成功可以复制》

好文收藏 luzhiwei 564℃ 0评论

寻找我们不成功的原因—–读唐骏的《我的成功可以复制》
前次出差,为了在路上打发时间,买了一本书,《我的成功可以复制》,唐骏的自述。
看完以后倒也谈不上什么“震撼”(有些媒体喜欢用这样的词的来宣传),毕竟之前对唐骏的事迹多多少少也了解一些。
但是,看完后,我觉得这本书写得还算是比较实在,与其去空谈一些感想,不如摘录一些实实在在原话,可能更有味道。
1、 他也曾经是一个非常普通的人:
学生时代并不优秀,高考语文甚至不及格,因此没能上复旦大学。
而刚到北京的我,不仅普通话里带着浓重的常州口音,就是原来自以为宽阔的知识面,和那些北京同学相比立刻显出了狭窄和寒碜。这一切都让我感到自卑。上课时,老师偶尔让我到黑板前去解题目,做好题后我的脸都是滚烫的。直到大学毕业前,我从未在超过10个人的公开场合讲过话。
考入北京邮电大学,专业是应用物理,这并不是他喜欢的专业。老师虽然照着书念,却时不时会讲错点什么。
我们班有30人,17个男生,13个女生。没有一个男同学喜欢我,更没有一个女同学喜欢我。
当时我的生活费是每月20块钱,我花了8块钱去商店里买了一条裙子送给她。将裙子交给她时,我说了一番很多男生在那种场合都会说的话:没有其他方式来表达我有多么喜欢你,只有这条裙子体现我的一份心意。如果事情到此为止,本来堪称完美。问题在于,在表白情意的同时,我还犯了一个很多男生都常犯的虚荣错误。为了强调礼物的价值,我把裙子的价钱夸张地说成25块钱。
1990年3月,我在日本的留学生涯已进入第五年,那时我选了一个新的课题准备作为博士论文的研究方向。我花了很长时间作实验,熬了三个通宵写出一篇论文。在每周的例行课题汇报会上,我正向板仓老师陈述我的内容,不想说到一半,他突然用异常蔑视的语气开口道:“这种论文你还想在日本发表吗?拿回你们中国发表还差不多。”
2、 他也遭遇过苦闷和彷徨:
出国名额公布的那天,我信心十足地在公布栏里找我的名字,却没有找到。在研究生处一张窄小的办公桌后面,一个戴着眼镜的中年人听着我的申述,漫不经心地扫视了一遍我递过去的申请材料。“你在大学阶段没有获得一次三好学生……考试第一名也没有用……你不是代表个人出国的,是代表学校出国的……我们得按规定办事……”我明白期盼良久的那扇出国之门已经对我关上了。
作为一个新人,我在工作上没一样比得过我的同事。每个周末的日子,我都在办公室里苦读Windows的技术书籍,同时近乎绝望地想着:在优秀人才扎堆的微软,是不是永远没有我的出头之日?
我所在的Windows开发部门有3000多名员工,每个人都是很厉害的技术高手,程序无不写得漂亮异常。我没一样比得过他们,语言能力不如他们,沟通能力不如他们,写程序就更不用说。我完全看不到自己的机会所在。我甚至想,自己是不是作了一个错误的决定?”
2003年8月,在毫无征兆的情况下,微软总部突然对大中华区进行人事调动,原摩托罗拉中国区总裁陈永正空降微软。他随后重新设置微软中国区的管理架构,把市场、财政等最大块的“蛋糕”圈到他的直接管理之下。媒体开始变得无比热闹,我又成为了自己绝不愿意成为的焦点。职业要求我保持沉默。有关公司、陈永正以及我自己的未来,我只能闭口不谈。
3、 他是一个非常执着的人,有机会就不弃弃的人:
我面带微笑,声音诚恳,毫不气馁地一个电话接一个电话地打下去,询问是否有出国名额,如果有是否被用掉。如此打了三天电话。在第三天的下午3点钟,我终于从电话那头听到了梦想中的回答—“我们还有没用完的出国名额,你可以先来看看。”
从第二天开始,我便每日准时到教育部去上班。8点上班我7点半就到了教育部门口,看见李司长走来,我就说:“李司长,早上好!”到了中午吃饭的光景,我还在门口等着,我说:“李司长,您出来吃饭了?”李司长吃好饭回来,我又说:“您吃好饭了?中午好好休息一下。”晚上下班的时候,看见李司长出来,我又说:“您下班了?走好。”到了第四天早上,李司长终于对我开口说话了……中午他出来吃完饭回办公室,我依然恭恭敬敬地站在那里跟他打招呼。他让我去他办公室,在那里他对我说:“我们看了一下你的资料,各方面不错。不过时间晚了。但你可以去广播学院[1]邮电学院补一些资料,补来后我们再考虑是否给你出国名额。”
对于中国演员来美的签证问题,我付了近2万美元律师费。离第一场演出还有10天,我已经付清了所有场地的费用,总共10场演出的门票也已卖出了上万张。这时我突然接到姜昆从国内打来的电话:所有中国演员的签证,被美国驻华大使馆签证官拒绝了。这个突如其来的消息,对我来说不啻于晴天霹雳。我不仅面临倾家荡产的窘境,而且甚至会有牢狱之灾。我忽然灵机一动。我把所有议员的人名都拿到手,然后给他们写信。我在信中写道:“……钱的损失对我来说不是问题,可是我和我的同事们接到很多小孩子的电话,他们问我:为什么这些艺术家来不成美国了,美国不是很民主吗?我真的找不出理由来回答他们,我又不想找理由来骗他们,请您给我一个解释好不好?” 在信的末尾,我还告诉他们,如果几天内收不到回信,我会把这封信抄送到《华盛顿邮报》、《纽约时报》、《洛杉矶时报》等所有这些大报纸备案。这封信发出后,果然有意想不到的效果。一些议员立即给美国移民局、白宫办公厅,甚至给当时的总统克林顿写信,将我遇到的麻烦加以转述,请他们调查一下。。
4、 他是一个非常注重细节的人:
……说了一会儿后,为了不影响盖茨准备演讲,我们从会议室里退了出来。他们两人去远处的走廊上抽烟,我担心盖茨万一有什么事,一个人站在门口附近的走廊。果然没几分钟后,盖茨就出来了。他叫过来一个服务生说了几句,服务生似乎英语不太好,没有听懂。我上前去问,原来盖茨想去洗手间。我用日语向服务生问好洗手间的位置,然后带盖茨过去。洗手间离会议室比较远,我就在离洗手间门口十来米的地方等着,他出来以后我再领着他回到会议室。进到房间,盖茨说:“没想到你是这么注重细节的人。”
为了达到演说的最佳效果,我在舞台上画好了一排脚印,盖茨上台时只要沿着脚印就可以准确无误地走到台前的某一个位置。在那个位置离观众的距离更近,显得更亲切,演讲的效果也更好。发布会顺利结束之后,比尔·盖茨对我们开玩笑说:“你们画脚印的方式我很喜欢,但是这么安排太不信任我了。这是谁的想法?”我对他说这是我的主意,因为之前我曾多次在加州看过老布什参加总统竞选的演讲,老布什的随行都是按照这种方式对演讲进行非常细致的安排。听罢我的话,盖茨说:“这种方式的确很好,定好位置可以达到最佳的效果。Jun,你这件事做得很职业。”
5、 他曾经“很江湖”:
当时支撑盛大业绩的主要是两款游戏:“传奇”和“传奇世界”,就在它们风靡中国之际,觊觎中国市场和盛大成功的“传奇”韩国开发商Actoz和原开发商Wemade却共同将盛大告上了法庭,这正是2003年轰动业界的“传奇之争”,对方不和盛大续签“传奇”,还告“传奇世界”侵权,真可谓是前有“地雷”,后有“尖刀”。
唐骏初到盛大,就悄悄决心给陈天桥解决这个难题,“几乎软硬兼施,说直白点,‘黑道白道’全都上了。”
第一家,韩国Actoz。唐骏找他们谈了5次,对方说不告盛大可以,但每年要分3亿人民币。这显然不可能,身为上市公司,这意味着每年业绩将缩水近30%。
唐骏亲自去韩国见公司董事长。对方很嚣张:“很简单,就是要钱。”唐骏回答:“钱给不了。”他又补了这么一句话:“不和谈的话,我会做一件令你很难过的事哦。”
对方态度很轻蔑,“你能做什么?”
“作为最大股东,你拥有32%股份。不过,不也才32%吗,我从现在开始在市场上收股票,超过你,然后把公司做烂。”唐骏不疾不徐娓娓道来。
“你不会这样做的。”对方半信半疑,但说话的口气明显没那么强硬了。
“我算一笔账,你就会相信我。你们虽然也是上市公司,但只有4000万美元市值,我们是你们的50倍,你影响我们30%的利润,那我不如拿出5%来砸你们,我还剩25%。这笔账是不是很划算?”
对方开始冒冷汗了。唐骏又补充了一句:“别忘了,你是0和1的关系,赢了是1,输了就是0,你的家产都在上面。”对方这下真被吓坏了……
接下来,谈判超乎想象的顺利,“你不是要钱吗?好,不如把股份全卖给我们,也用不着我们去市场上买了。”谈了三天三夜,对方还真把他32%的股份全卖给了盛大,直接走人。
6、 他有着独特的管理风格:
从上海微软总经理,到微软中国区总裁,再到盛大总裁,十几年里,我从来没有骂过一次员工。我也从不拍桌子、摔东西……但也没有一个员工会觉得我是柔性的管理,我的助理们曾跟我说,我是那种“不怒自威”的老板。微软的一位全球副总裁则形容我的管理方式是“外软内硬”,我觉得他说得比较恰当。
我的管理风格很犀利,但方式却比较柔和,我以目的作为管理原则,达到目的就可以。
其实我不是一个喜欢工作时间长的人,除了出差的时间不可避免外,我尽量把我的工作和生活分开。我给自己规定,一天工作从早上9点开始,在晚上7点左右结束。有可能晚上跟一些朋友吃饭,可能是工作也可能和工作无关。另外,我的时间一定要给家人,如果没有做到,我一定会想办法安排,主要是陪小孩一起玩。
开长会的最大原因是,一个与会者提出自己的想法后,领导者要求每个人都发表自己的观点。其实领导者的想法已经有了,只是想显示民主。我从来不,你讲完了,我就统统把我的观点告诉你,你们有不同的想法提出来,我再把我的想法进行调整。这些想法是要执行的,你不发言等于认同了,不执行要担责任。我希望的是工作效率。如果是我预先没有想法的会议,我一般开会前会稍微研究一下,让有想法的人单独先跟我交流一下,而不是浪费每个人的时间。如果一对一的我就不开会了,要每个部门配合执行的我才会把他们拉起来开会,所以我的开会一般都半小时。
7、 他仍然在不断地成功着。
1994年,加入微软公司,1995年起担任微软总部WindowsNT开发部门的高级经理。
1997年,回国于上海筹建微软大中华区技术支持中心(即上海微软),任总经理。此后四年内,该中 心先后升级为微软亚洲技术中心和微软全球技术中心。
2002年3月,出任微软中国公司总裁。并获得微软中国公司终身荣誉总裁。
2004年2月,加入盛大公司任总裁。
2008年4月,卸任盛大网络总裁。加盟新华都集团总裁兼CEO,新华都的老板陈发树甚至为他开出了价值超过10亿元人民币的“转会费”。
……
他能够成功的原因有很多,他在书中总结的核心只有一条:简单+勤奋,做人简单,做事勤奋。
借鉴一句老话“幸福的家庭都是相同的,不幸的家庭却各有各的不幸”,发点感想:成功的人都是相同的,不成功的人各有各的原因。
其实,成功是无法复制的,但我们可以从别的人成功中去寻找我们不成功的原因。

转载请注明:站长回忆录 » 寻找我们不成功的原因—–读唐骏的《我的成功可以复制》

喜欢 (0)
发表我的评论
取消评论

表情

Hi,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!

  • 昵称 (必填)
  • 邮箱 (必填)
  • 网址